看到我请喊我去看书

备考T^T

狗出来的爱情

#绝色视角自述

之前公会里有人问起我跟无敌的事,趁着今晚闲着,就跟你们说一说,也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。不过相对的,今晚的boss可都要给我发挥出120%的实力。

说来也好笑,我跟无敌之间,并没有像样的表白,约会,求婚。从初识到如今这模样一气呵成,两人心照不宣地跳过了那些所谓的流程,等到反应过来时,早就习惯了对方在身边的日子。

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一个人以前不喜欢穿衣服,也就无所谓身上穿的是好看还是丑陋,但一旦穿上鲜艳靓丽的服装,并因此尝到甜头,那这个人便会经常尝试这样的搭配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。你要他再光着身子,他肯定是要别扭一下的。当然,君莫笑除外,他就是奇葩,不算在内。要再说的文艺一点,就是成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我两的初次相遇实在是算不上美好。那时他正在被人追杀,正好碰到了在外巡逻的我。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转身就当没看见。没想到这货直接冲我喊了过来,嚷嚷着要我赶紧把附近伏击着的队伍召集出来,来个包围,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。

还没意识到自己碰上了怎样一个大麻烦,就被人牵着手往前面山坡跑,等反应过来时,后面追杀的人早已把我们当成一伙的了。要不是后面气势汹汹,我铁定已经一剑对着他砍下去了。最后当然还是被送回了复活点,毕竟那莫须有的队伍怎么也不可能突然出现。看了一下装备的耐久度有些心疼,一股怒气就冲了上来,刚想开口骂人,那边倒是先埋怨起来了。
“要不是你反应慢,我们就能骗过他们了,哪还需要来这走一回。”
“大哥,你搞清楚,我为什么要来帮你,你是谁啊?”
“你不知道?我们可是一个工会的。”
“屁的一个工会!”
“我是卧底。”
“老子也是卧底!”
“你这卧底卧的……”
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绝色大侠是也,有问题吗?有问题也给我闭嘴!反正我这卧底就是这么——光——明——正——大——,有意见找君莫笑去!”
“噗,没意见。”
不满地上下打量起这个害我掉经验的罪魁祸首,心里估算了一下战斗能力差距,算了……就当被狗咬了一口。

之后的日子风平浪静,就当我快要把这个人的身影扔到记忆的角落时,他又出现了。这一次倒没有被什么人追杀,他是跟着君莫笑回来的。两个人长的十分相似,性格也差不多,要不是职业不同,还真不能很快地区分出来,就像大哥和二哥,除却装备,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。看着有趣,便不禁时不时抬头往那扔个眼神,看看他们做的动作会不会也是一样的。大概是看的次数多了,无敌也朝我这看了看,没说什么话,只是朝我笑了笑便又扭头和君莫笑商量事情去了。后来,君莫笑交给我一个密银吊坠,说是无敌给我的赔罪。看着那密银吊坠嘴里直嘀咕,这送女孩子的东西送我干嘛。话是这么说,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,毕竟这是有史以来收到的第一份礼物,虽然它只是一个赔礼。

第三次,他“被”帮了我一个大忙。之前的管理身份,因为等级实在与大部队脱离太多,不久便被撤了职。无职的生活倒是过的轻松,每天看看花草逛逛花池,倒也逍遥自在。只是,之前由于帮了一些人的小忙,被记在了心中,公会里有个妹子好像是看上了我,虽然郑重拒绝过,但她并没打算放弃,总是跟在我身后。因着这个被一狂剑盯上,在一个傍晚,被他们堵在了溪流处。瞧了一眼四周的环境,心道不好,今天怕是又要回趟复活点了。虽然对经验其实无所谓,但一想到被这么打死心里还是千百个不愿意。

好在这时,无敌恰巧从一旁路过。看到他的眼神,我就知道他打算看戏。之前被坑了一次,这回不坑回来,我就不姓蓝!装作惊恐的模样对着无敌的方向扯开嗓子就是吼,“无敌快跑!他们知道你渣了那女生的事了!那女生还对你念念不忘,这几天还向我打听你的事来着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那几个人的杀意已经换了方向,趁他们不注意,对着无敌那做了个鬼脸,又马上换回担忧的神情。无敌似是有些无奈,但也没揭穿我,转身就往反方向跑,把仇恨揽的一丝不漏。

后来再碰到,两人都是一笑,君莫笑有些好奇我两之间的气氛怎么就变了,但我们谁也不肯说,他也只能摸着脑袋自己瞎琢磨去。等君莫笑外出打兔子时,我跟无敌凑到一块商量着今后的打算。
“我看我们挺合的来的,以后要不要一起干?”
“正有此意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“好。”
等到君莫笑打完兔子回来,看到我们气氛又变时,他已是见怪不怪,只是笑着说我们把他排除在外,伤了他的心咯。

之后就是我跟他时不时地在各大boss刷新处出现,也不是为了抢boss,就是单纯想搞点事,这插一脚,那来一下,搞得那些工会都牙痒痒,却都懒得弄精力在我们这两个捣蛋鬼上,别说,还挺刺激。再后来……就莫名其妙在一起了,中间也没发生什么事,就顺其自然地默认了关系。

当然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,我两完全是怼君莫笑怼出的友谊,再莫名其妙升华到了爱情,不过这种让小伙伴幻想破灭的事……咳,还是烂在肚子里吧!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