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我请喊我去看书

备考T^T

醉卧沙场君莫笑2

许久未见,兴欣已然另一副模样,随处可见的生面孔倒让人生不起怀旧之情。要不是见到了熟识的军官,恐怕这冰天雪地下还得待在外面受冻。蓝桥和人寒暄了会儿便切入主题,从军官那领了佩剑要了职位,听取他们的计划将其略改一二。完善战术后天已灰蒙蒙的有些发亮,让人领着去了房内歇息就待战争号角吹起。

次日,蓝桥跟随众人前去悼念,远远瞥见灵柩一眼,回想起他引起鸡飞狗跳的日子不由伤感,这时候这人怎么就那么安静了呢?屋外号角突然吹起惊起屋顶乌鸦,纵使丧事还未结束又怎能停留,出战刻不容缓。

顾不得回眸一眼便回房换上战衣,一跃跳上骏马跟着军队来到战场。上次的战绩另对方将领信心满满,出征人数远远大于先前,较之两队战力我方实属堪忧。一番垃圾话后战鼓擂响,握住剑柄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“杀”拔剑出鞘,战靴踢打戎马左手紧持缰绳向前冲去。

寒风凛冽扑打脸面带来痛楚,手掌温度逐渐降低变得僵硬,战鼓擂响拔剑出鞘拉动缰绳向前冲去。

战马踩踏敌军一路向前,剑入身躯鲜血流淌一地,战事还未进入后半段,干涩的空气中就已夹杂浓厚的血味。虽是习惯了战斗,但这横尸遍野的景象也着实令人眉头紧皱,更不必说入眼的大多为赤红色战甲。

在失了君莫笑的前提下,我们能战多久?这个问题如今被赤果果地摆在眼前,即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,但这一边倒的局面,实在让人惊心。

到这就结束了吗?伤亡人数不计其数,战力急剧减少,照这情形,不出片刻,兴欣将会被攻破。

不对,有些奇怪。蓝桥斩去敌将首位向四周望去,包子还在奋战,毁人也伺机而出,但却未见寒烟柔身影。此战甚是重要,又怎会少这一员猛将?转头看迎风模样似是毫不着急,思索片刻心里仍无答案但确信了一点,兴欣留有后招。而这一招,只有核心成员才能知晓。长呼口气回首刚想扯动缰绳,胸口被人刺入疼痛传达而来,终是疏忽了啊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