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我请喊我去看书

备考T^T

醉卧沙场君莫笑

一壶热茶两人共饮,也算是弥补了大雪纷飞日无法小酌一口热酒的遗憾。举杯细品,清茶独有的苦涩弥漫口中,冬日里烛火跃动照亮了房屋倒也温馨。蓝桥与知月两人腻在篷内歇息,忙里偷闲倒也觉乐的自在。只是……蓝桥抬眸见知月神情似有不对,推测许久仍不知晓答案,只得停住动作凝视眼前人,“知月,你到底瞒着我什么事?”话一出口知月就慌了神色,蓝桥便知事出变故,绷直脸放下手中热茶加重语气唤了一声人名,“知月,说实话。”

知月担忧之色尽显于面部眼神躲闪,待了许久听闻一声叹息,“蓝桥,君莫笑他,他战死于前日,兴欣已经收回了他的尸首准备明日下葬。”
虽说早知是不好的讯息,听到与那人相关,蓝桥顿时胸口发闷脱了力,指尖用力握住杯口举杯饮下一口双唇轻启,“谁干的?”
“就是上次你带人查看时新来的那帮势力,他们很厉害,连君莫笑也……蓝桥,你可千万别想不开。”
“怎会?”蓝桥低头看那所余不多的茶水仰头一饮而尽,“有损于蓝溪阁的事情,我蓝桥可不会去做。”不过这茶,还真是苦进心里去了。

送走知月,蓝桥见风雪仍未有停下的意思,披上裘衣拿起佩剑前往春易老的住处。进了屋内双手抚去衣上白雪,褪下裘衣将佩剑置于桌上,“大春,我打算以绝色的身份回兴欣看看。”
意料之外未多言语,春易老便收下佩剑放于身后点头同意,起身从柜中掏出绝色的衣物交付于蓝桥。临走时回头一眼瞧人似是在说些什么,只得后退几步才将话语听的真切,“活着回来。”应了一声回到马厩骑马回了兴欣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