坑你没商量

蓝河相关都吃,废蓝一只,欢迎勾搭

狗出来的爱情

#绝色视角自述

之前公会里有人问起我跟无敌的事,趁着今晚闲着,就跟你们说一说,也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。不过相对的,今晚的boss可都要给我发挥出120%的实力。

说来也好笑,我跟无敌之间,并没有像样的表白,约会,求婚。从初识到如今这模样一气呵成,两人心照不宣地跳过了那些所谓的流程,等到反应过来时,早就习惯了对方在身边的日子。

举个不恰当的例子,一个人以前不喜欢穿衣服,也就无所谓身上穿的是好看还是丑陋,但一旦穿上鲜艳靓丽的服装,并因此尝到甜头,那这个人便会经常尝试这样的搭配,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。你要他再光着身子,他肯定是要别扭一下的。当然,君莫笑除外,他就是奇葩,不算在内。要再说的文艺一点,就是成为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我两的初次相遇实在是算不上美好。那时他正在被人追杀,正好碰到了在外巡逻的我。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转身就当没看见。没想到这货直接冲我喊了过来,嚷嚷着要我赶紧把附近伏击着的队伍召集出来,来个包围,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。

还没意识到自己碰上了怎样一个大麻烦,就被人牵着手往前面山坡跑,等反应过来时,后面追杀的人早已把我们当成一伙的了。要不是后面气势汹汹,我铁定已经一剑对着他砍下去了。最后当然还是被送回了复活点,毕竟那莫须有的队伍怎么也不可能突然出现。看了一下装备的耐久度有些心疼,一股怒气就冲了上来,刚想开口骂人,那边倒是先埋怨起来了。
“要不是你反应慢,我们就能骗过他们了,哪还需要来这走一回。”
“大哥,你搞清楚,我为什么要来帮你,你是谁啊?”
“你不知道?我们可是一个工会的。”
“屁的一个工会!”
“我是卧底。”
“老子也是卧底!”
“你这卧底卧的……”
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绝色大侠是也,有问题吗?有问题也给我闭嘴!反正我这卧底就是这么——光——明——正——大——,有意见找君莫笑去!”
“噗,没意见。”
不满地上下打量起这个害我掉经验的罪魁祸首,心里估算了一下战斗能力差距,算了……就当被狗咬了一口。

之后的日子风平浪静,就当我快要把这个人的身影扔到记忆的角落时,他又出现了。这一次倒没有被什么人追杀,他是跟着君莫笑回来的。两个人长的十分相似,性格也差不多,要不是职业不同,还真不能很快地区分出来,就像大哥和二哥,除却装备,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。看着有趣,便不禁时不时抬头往那扔个眼神,看看他们做的动作会不会也是一样的。大概是看的次数多了,无敌也朝我这看了看,没说什么话,只是朝我笑了笑便又扭头和君莫笑商量事情去了。后来,君莫笑交给我一个密银吊坠,说是无敌给我的赔罪。看着那密银吊坠嘴里直嘀咕,这送女孩子的东西送我干嘛。话是这么说,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,毕竟这是有史以来收到的第一份礼物,虽然它只是一个赔礼。

第三次,他“被”帮了我一个大忙。之前的管理身份,因为等级实在与大部队脱离太多,不久便被撤了职。无职的生活倒是过的轻松,每天看看花草逛逛花池,倒也逍遥自在。只是,之前由于帮了一些人的小忙,被记在了心中,公会里有个妹子好像是看上了我,虽然郑重拒绝过,但她并没打算放弃,总是跟在我身后。因着这个被一狂剑盯上,在一个傍晚,被他们堵在了溪流处。瞧了一眼四周的环境,心道不好,今天怕是又要回趟复活点了。虽然对经验其实无所谓,但一想到被这么打死心里还是千百个不愿意。

好在这时,无敌恰巧从一旁路过。看到他的眼神,我就知道他打算看戏。之前被坑了一次,这回不坑回来,我就不姓蓝!装作惊恐的模样对着无敌的方向扯开嗓子就是吼,“无敌快跑!他们知道你渣了那女生的事了!那女生还对你念念不忘,这几天还向我打听你的事来着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那几个人的杀意已经换了方向,趁他们不注意,对着无敌那做了个鬼脸,又马上换回担忧的神情。无敌似是有些无奈,但也没揭穿我,转身就往反方向跑,把仇恨揽的一丝不漏。

后来再碰到,两人都是一笑,君莫笑有些好奇我两之间的气氛怎么就变了,但我们谁也不肯说,他也只能摸着脑袋自己瞎琢磨去。等君莫笑外出打兔子时,我跟无敌凑到一块商量着今后的打算。
“我看我们挺合的来的,以后要不要一起干?”
“正有此意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“好。”
等到君莫笑打完兔子回来,看到我们气氛又变时,他已是见怪不怪,只是笑着说我们把他排除在外,伤了他的心咯。

之后就是我跟他时不时地在各大boss刷新处出现,也不是为了抢boss,就是单纯想搞点事,这插一脚,那来一下,搞得那些工会都牙痒痒,却都懒得弄精力在我们这两个捣蛋鬼上,别说,还挺刺激。再后来……就莫名其妙在一起了,中间也没发生什么事,就顺其自然地默认了关系。

当然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,我两完全是怼君莫笑怼出的友谊,再莫名其妙升华到了爱情,不过这种让小伙伴幻想破灭的事……咳,还是烂在肚子里吧!

电学系列3

我真的越来越懒了……瘫

这是我第一碰见如此蠢萌的卖家,我的内心在挣扎,是直接告诉他们好,还是看看他们什么时候反应过来好,好想调戏……ni,咳,占tag致歉

之前抽奖抽中的立牌收到啦!蓝蓝和君莫笑都超级可爱——原谅我的垃圾拍照技术,拍不出他们的好,呜呜呜

生日快乐

蓝桥春雪此时仿佛又回到了十区开荒那天,空有一身技术却还是只能一点点去开拓。名不副实的“新区”开荒,走的是原有的套路,却比之前更加耐心。

许久不碰触的副本让蓝桥春雪感到新奇又担忧,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蓝桥春雪小心地踏上了新区的副本,褪去剑鞘将剑尖抵着副本的门口。

要开了!蓝桥春雪将剑缓缓没入boss身体,boss发出一声闷哼,挥舞手臂在蓝桥春雪的身上留下一道红印。

不好……蓝桥春雪顾不上背后的疼痛,舍弃格挡硬生生吃下这一招。剑还未完全没入,boss被这一击击的痛苦,蓝桥春雪却也感受到剑所受的阻力,难受万分。

“叶修……”许博远低头吻上叶修紧蹙的眉头,右手攀上人的腿部,指腹划过大腿内侧沿着腹部一路向上。

叶修此时感觉后#的滞胀感和疼痛被些许的瘙痒代替,揽着许博远后背的双臂不断加重力道,双脚蜷曲着无意识摩擦人背面。

许博远看着叶修阖眸的神情有些心痒,深知那一发烟雾弹已经起了效果,舌尖舔上略有些干涸的嘴角准备继续。

蓝桥春雪预判了boss的行动,使出了连突刺。突如其来的冲击使得boss一时失去反击的能力。蓝桥春雪见状,一个上挑移了位,随即将剑狠狠刺入boss身躯,打出一个大招剑刃风暴。boss还未从剑刃风暴中缓过来,幻影无形剑接踵而至。

和谐——

“小蓝……今天刷新次数已经到了,把你的剑放下。”叶修下意识揉了揉疲软的腰,皱着眉头看还在兴致上的年轻人。

许博远撇了眼床头的闹钟,十一点四十五分。“还有十五分钟就零点了,请boss大大准备好随时刷新”,许博远抬起胳膊伸个懒腰,一侧重心躺在了叶修的左边伸手去捏叶修的耳垂,“不逗你了,晚安,还有生日快乐。”

看完电玩咖后突然想皮一下hhh

蓝韩日常1

#蓝all之蓝韩
#许博远视角

当初出柜被赶出家门时,背着包就往老笔家跑。老笔看着我肿了一块的脸,感慨了一句真狠,就去洗手间拿了块湿毛巾出来,让我捂着脸。

具体效果怎么样我是记不清了,就只记得老笔拉着我坐沙发上一脸心疼地问到底怎么回事。我瞅了一眼老笔,瘫坐在沙发上,跟他说了来龙去脉。老笔好像还不是很能接受他哥们喜欢男人似的,几次张嘴都没发出什么声响。

在我快要等到不耐烦的时候,第四次总算发出声音了,话语带颤的问我是不是大春。我咬了口一旁的饼干,摇头说是职业选手。老笔听到这话,马上放松了起来,原本崩直的身体一下子垮了下去。

我说兄弟行啊,原来看上大春了。老笔连忙扑过来捂住我的嘴,也不知是不想被谁听见,一个劲的喊着别说别说。

嘴被捂着难受,只得摇头屈服,好在老笔大概也智商上线,反应过来这屋子也没其他人了,总算是高抬贵手,放过了我。

一松懈下来,老笔的八卦劲就上来了,揽住我的肩,问我是不是泡到黄少了。我抬腿踹了他一脚,偶像和喜欢的人,怎么可能一样?老笔哦了一声,报菜名似的把蓝雨大神都报了一遍。

我说不是蓝雨的,你可以别报了,搞得我头疼。老笔突然就我靠了一声,神秘兮兮地凑过来,问我是不是在第十区掀起腥风血雨的那位。

都什么鬼?再让他猜下去,怕是连王杰希都要搬出来了。我赶忙点开手机给他看我和老韩的合照,明显感受到身边人身体哆嗦了一下。很好,我耳根总算能清静一会儿了。

蓝韩日常2

#蓝all之蓝韩
#许博远视角

去游乐园从没进过鬼屋,一直是我的遗憾。夏休期老韩到我们这来看我,我就拉着他一起进了附近的游乐园。

老韩是真的胆大,一圈玩下来,也没见他脸色有什么变化。从海盗船下来时,我的腿还有点抖,最后是抱着老韩的手臂跟他一起下的船,早知道就不坐最后面了,失策失策,太丢脸了。

最后一站自然是鬼屋,笑眯眯拖着不情愿的老韩进了里面,暗自窃喜怕是找到一个他害怕的东西了,体现男友力的时候总算到了!

前面一段路只是黑了点,音效营造出的氛围也不怎么恐怖。有点遗憾地拉着老韩的衣袖准备说点什么,一个东西碰到了我的脚腕。

突如其来的冰冷吓得我大叫一声,抱住老韩一脚往下踹了过去,随后就是一声惨叫。我愣了一下往下看去,我靠,怎么是一个人啊!

尴尬地蹲下身看了一眼那人的情况,突然觉得有些眼熟。
“张佳乐大神?”
“嘘——别喊我名字。”
“那个,不好意思,刚刚我被吓到了。”
“没事,太倒霉了,我就想捡下眼镜。”
“大神也来这里玩?”
“啊?哈哈……是啊。你们继续玩,不用管我,我朋友在后面。”

回头看了一眼老韩等他拿主意,就看到他点了下头,拉着我就往前面走。出鬼屋后,问他不用管张佳乐大神吗,他说没事,正好甩掉他们。

歪着脑袋想了下前因后果,一把抓过老韩的手狂奔起来。靠,老子的二人世界啊!合着之前一直被人偷看着。

狗与猫4

#蓝all之蓝翔
#许博远第一视角

介绍完了横刀,孙翔还是拉着我去了医院打疫苗。大夏天,近三十的温度,足以让人崩溃。到医院时我整个人几近瘫痪样,看到个椅子就想坐下休息。

孙翔看着我摇了摇头,说许哥你不行啊,体力太差了,以后要跟着他锻炼。我说,我哪来那么多时间,打完针我就要回去带团了,这段时间叶神又到网游里瞎搅和,我的任务还没达标。

叶哥?孙翔听到叶神变的有些兴奋,搂着我肩说是要跟叶神打一架。我听了孙翔对叶神的称呼有些茫然,这两原来关系那么好,我还以为他们不对盘。回过神来,孙翔的脸已经贴的很近了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微痒,他低下头小声地跟我说等会儿他去弄张卡,一起去跟叶修打一场。

可爱。这个词突然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,衬着孙翔的小动作越发有种想靠近的冲动。不能再靠近了,已经够近了,近的我都能看到孙翔额头流淌的汗珠,再近一点,就是双唇相贴,鼻尖相抵。

怎么被孙翔拉去打的针我已经忘记了。整个人浑浑噩噩,被自己突然的想法惊的不轻。直到回到了孙翔家里,打开荣耀看到大春发来的消息,我才反应过来,该抢boss了。

孙翔弄来的是个战法,刚上线他就加了我好友,像是突然才想到似的叹息了一声,跟我说他傻了,叶哥也不一定会抢这个boss啊。我操纵着蓝桥转了个身,欣赏了一下蓝桥的模样没有说话。

孙翔诶了一声,说他想下线了。我听了有些着急,也不知为何要挽留他,一时冲动就喊住了孙翔下线的举动,一本正经地告诉他,叶神会来的。

孙翔问我是不是得到什么情报了,我说没有。他问我那你怎么知道叶哥会来,我说因为我在。孙翔啊了一声,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。我说,翔哥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不仅自带吸狗系统,就连君莫笑,也容易引过来。

耳机那头传来笑声,孙翔边笑边说,那不是叶哥跟狗一样了。我说我不是,我没有,我百分百没这么说,不过你这一说,还真有点像。也不知孙翔是信了我的话,还是没了下线的念头,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继续聊着,直到身后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我的那句叶神你来了就这么被淹没在孙翔的爆笑声中。